企业概况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新闻中心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产业布局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企业文化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人力资源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社会责任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党建之窗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联系我们

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柳钢”),一艘紧跟钢铁工业发展潮流,向海行进的钢铁巨轮。经过60多年的积淀,柳钢已发展成为我国华南、西南地区乃至泛北部湾经济圈特大型的钢铁联合企业

一块钢:百炼中淬成金

发布日期:2022-01-07

发布者:来源:柳州日报

    要增强“四个自信”,以关键共性技术、前沿引领技术、现代工程技术、颠覆性技术创新为突破口,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,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,把创新主动权、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——习近平

    人物:袁勤攀,男,36岁,中共党员,高级工程师,柳钢集团技术中心工艺技术科副科长,柳钢集团供港珠澳大桥建设用钢项目团队核心研发人员。他身材壮实,与钢“共舞”多年。在冬日暖阳映照下,他与同事进行中厚板超快速冷却技术的研究与应用。遇到争议,他淡定自若,翻阅资料,让数据“发言”。

   “遗憾!”港珠澳大桥开通3年多,我都没能去瞧瞧。这座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背后,珍藏着我和同事们勇攀技术高峰的奋斗时光。

时光回到2014年。有一天,技术中心接到一笔“港珠澳大桥用钢”的订单。看到备注上的字时,我差点跳了起来:“全球顶尖的工程建设,要用我们产的钢材!”

    仔细看订单要求,我的心情又忐忑起来。项目要求建筑钢材表面零缺陷、探伤100%合格、抗震强度高于国标,供货期仅有10天……

要知道,国标也允许钢材表面存在6%的缺陷,按正常流程生产钢材的交货期也在一个月以上,这样的要求可谓严苛。

要摘这个“果子”,柳钢真得要“跳起来”!

  “跳起来也要摘!”面对挑战,柳钢集团给出肯定的答案。

一场为荣誉而战的技术攻关就此开始:公司抽调了11名业务骨干,组建含研产销等一体的团队,为项目提供“保姆式”服务。

当时,我以集团技术中心研发科副科长的身份入选。还不到30岁的我暗下决心:“要大干一场!”

为使首批热轧板卷顺利交付,我们开了无数次研发会议。经过多次试制,产品终于小批量试制成功。

生产时,我和同事几乎在厂里安家。压力,最先落在了在项目中把控炼钢技术指标、时任技术中心板材开发科科长的杨跃标的身上。他是东北大学钢铁冶金专业的研究生,当年29岁,已经是先进钢铁产品研发的“扛把子”了。

要是杨跃标负责的坯料没搞好,我负责的轧钢环节就“没米下锅”。发际线已经老高的杨跃标,摸着头对我说:“我这发际线呀,又得后移了!”

    白天黑夜,杨跃标都蹲在生产线,紧盯生产各个环节,把“米”给我准备好。轮到“下锅”时,我更加不能掉链子。

当时在热轧厂一线对接的技术员赵忠云刚大学毕业两年。别看他还懵懵懂懂的,可他做事积极着呢,经常跟着我们熬夜加班。后来赵忠云说,他还记得很多次下班走出厂门时,天都蒙蒙亮了。

    大家的这股拼命劲,让第一批热轧板卷顺利下线了。当时厂里没有在线表面检测仪,检测全靠两只眼睛。顶着七八月的高温,我和质量部产品管理科技术员陈拥军一手拿着手电筒,一手阻挡着200摄氏度的热轧板卷散发的热气,仔细查看钢卷表面是否存在缺陷。

“这有一条疑似‘裂纹’!”“火眼金睛”的陈拥军发现了问题,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如果这条“裂纹”是质量问题,就得重新生产,影响交货进度。大家对是否要重新下料生产争论不一。

    争论面前,我只相信事实和数据。重新核对研发、生产各环节的数据,对宏观力学和微观组织研究后,我们发现这条“裂纹”其实是坯料高温下轻微摩擦氧化后留下的痕迹,并不是裂纹。

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——1000多吨板卷成功交付。

    这次保质保量、准时交货后,港珠澳大桥项目订单纷至沓来。面对后续品种繁多、尺寸各异的订单,我的内心不再忐忑,取而代之的是从容。

     5.23万吨,港珠澳大桥的用钢总量的1/8源自“柳钢造”!

     我们为大桥建设项目攻克的各项技术难题,也为柳钢参与大藤峡水利枢纽、平潭海峡公铁大桥等“国字号”工程建设提供强有力支撑。其中,微合金化高性能管线钢关键技术还获得2019年度广西科技进步奖三等奖。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我也见证并参与了柳钢集团的高质量发展。如今,柳钢集团已发展成为利润破百亿元、营业收入破千亿元的现代化钢城,正朝着世界500强的目标迈进。

     后记:“昨天靠创新‘起家’,今天靠创新‘成家’,明天还要靠创新‘发家’。”这句话让我记忆犹新。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在“一块钢”高质量发展征程中,我和同事将以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豪情,把创新当使命、视创新如生命、抓创新像拼命,牢牢把创新主动权抓在手上、扛在肩上、放在心上,推动柳钢发展越过一山、跨过一峰。

     (全媒体记者 宋美玲 朱柳融)